产业频道

2016IGBC|圆桌讨论:IP联动-众创众投

时间:16-04-19 作者:4399E常 我要投稿 | 浏览:0

4399手机游戏网讯,2016国际游戏商务大会暨互动娱乐展(IGBC)于4月18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开幕。此次大会吸引了来自游戏行业众多精英前来参与,和大家一同分享行业干货。作为此次大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IP大会也于4月19日正式举行。会上,以成都星艺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磊;蓝港互动集团副总裁王世颖;南京大众书网图书文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青福;阅文集团签约作家叶非夜;腾讯科技有限公司IP运营经理蒋忠强;早鸟投资董事总经理谢坤泽;360影视产品经理刘家良。为与会者的圆桌讨论也拉开序幕,此次讨论主题为《IP联动-众创众投》。

点击进入2016IGBC专题报道>>>

点击进入2016IGBC现场图文直播>>>

2016IGBC|圆桌讨论:IP联动-众创众投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

王磊:大家好,我是星艺的王磊。很快进入主题,把话筒交给在座的各位专家。各位对IP对这个名词的认识、定义是什么。

王世颖:大家好,我来自蓝港互动集团,我跟主持人算是前后脚的同事。蓝港互动是一家游戏公司,到今年已经有9年的历史了。一年多之前在香港上市。我们现在的主要业务是手机游戏和影游联动,因为我们下面还有一家蓝港营业公司。关于IP是工作近两年做的重点,引爆IP关于IP的定义,在这本书里提到过,一切有价值的,可以延伸的文化产品及文化产品碎片都叫IP。现在IP的价值每天都在水涨船高。可以延伸也不用提,今天有影视界、有动漫、有出版的,还有游戏的,如果IP不能延伸的话大家也不用聚集到一起。文化产品碎片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可能会在IP市场上看到,有些IP不仅是把整个IP做一个授权。比如说这个IP里面的一个角色,因为这个角色非常有名,这个角色也可以单独拿出来做授权。文化产品的碎片,大家不要小看这个东西,它也同样是IP。

李青福:我们逐浪网是2003年建立的,到现在已经有13多个念头了,很荣幸组委会邀请过来参加这个论坛。现在的人一见面动不动就要说IP,不说IP就感觉你已经OUT了。IP这两年才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在几年前,IP基本上没有太多人去关注。我们可以从前几年优势IP成交价格就可以看得出来。基本上几万块钱,几十万,超过百万的都屈指可数。但是为什么现在IP变得这么炙手可热呢?现在跟我们原创文学这个圈子发生了变化也有关系。特别是现在一些互联网,近刊的生态形成,现在从行业跨界游戏改编动漫、影视到文学等各个领域,像这些东西改编成影视或者游戏之后,取得了一些不菲的成绩之后。后面就有很多涌进来,IP不断的炒,所以就造成现在。现在就文学来说,前几年我们做文学,这个行业其实是一个很苦逼的行业。你做什么的,我做原创文学的,那么LOW。

在几年不管是网站也好,作者也好,整体收入上来说不是特别理想,文学这个东西变现的渠道很有限。目前IP火了之后对文学变现又多了一个渠道,加上现在文学IP改编带来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现在文学圈的IP价格和前几年没法儿比。这是一个什么概念,翻了多少倍了。一部IP来说,特别是一些优质IP,中层的粉丝现在基本上是几十万,像这些粉丝对这个作品很有期待,现在改编的东西跟这个作品本身比较契合的话,粉丝还是会比较买账的。被这样一个买账的话它的取得的成绩可想而知。谢谢。

叶非夜:大家好,我是阅文集团的作者叶非夜,阅文集团我就不介绍了,罗总最早站在这儿说的。我简单说一下我对IP的理解。我觉得IP不单是一部小说、一部动漫,一个电影,我觉得IP是一种力量,那种力量可以强大到,关于IP的东西放到这里就已经很有关注度,它可以让一个团队去研发或者是延伸这个IP的团队,保证在投资的基础上不会出现亏损或者是盈利更多。比如说最普通的中国的大IP,我觉得西游记算是最强大的一个IP,而且西游记里面孙悟空的形象的力量强大到,以前的《大话西游》,到去年的《大圣归来》这些东西都很厉害,当然也会有一些根据它延伸出来的IP可能效果不是特别好,但是我觉得那个本身跟它的IP是没有冲突的,可能那些团队或者那些东西有一点问题。

蒋中强:大家好,我是来自腾讯动漫的蒋中强。腾讯动漫进入IP这个领域相对来讲是比较早的。腾讯动漫大概是腾讯在2011年开展的业务,我们是从动漫的业务切入到IP的行业的。关于IP的理解我们是这样来看待的。IP是一种用户情感的承载、媒介。刚才有很多嘉宾做分享过很多的案例,但是我觉得他们有一个核心没有提到,用户的情感,IP的价值在于用户情感在上面的体现。为什么动漫、文学的IP能够在游戏里面能够实现变现,就是因为有用户的情感因素在这里面。举个例子,当你有多个游戏产品在同一个渠道上面去推广,有IP和没IP价值如何体现,会影响到用户的选择倾向性。假如我是一个用户,我想要玩儿游戏的时候,我看到这个渠道推了三款游戏,其中有一款是我之前看过的作品,比如说《花千骨》。这个时候就会有一个选择的倾向性,我会选择这款游戏来试一下,这其实是IP商业价值简单的体现。对于商业化的运作项目来讲,IP的核心在于版权,只有具有版权的东西才具备产业链的运作价值。

如果说我们是代理的日漫《火影忍者》,价值来讲相对较小的。IP是一个用户情感的成长,同时它的核心就是一个版权联合的运作,它需要多个产业链上链条的合作伙伴的联动,包括IP内容的培育、放大和变现这样一个链条。内容培育有可能分为文学、动漫或者其他形态的产品,放大可能有很多大的媒体平台。比如说视频、阅文集团这样大的媒体平台,变现的环节可能有线下,有周边,有出版,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谢坤泽:各位早上好,我是谢坤泽,是早鸟投资创始人。我们专注于IP文化产业的早期投资。在2013年底成立到目前为止大概投了20个IP企业,这些企业当中(广美)环球、光线等等这些大的上市公司都有合作。我自己来看的话,IP这里讲的蛮多的,几位年轻的伙伴也讲了IP的感觉。我借用早上罗总的总结,他说IP有6个点。一个是好的优质内容,第二个是要有核心的观众,第三个是高关注度,第四个是高重合度,核心的观众跟关注度、跟真正消费的观众要高度重合。第五个提到全产业链的运营。第六个,可以节省营销成本跟推广成本。我个人来看,你能不能让我感动,能不能让我很幸福,如果这个内容不感动、不兴奋的话可能对我个人来讲就不是一个好的IP。跟在座的同仁,希望跟各位有更多的合作交流,我们也参与投资了娱乐资本论,各位现场的伙伴们都有他们的公众号。我们希望未来跟各位有更多的合作和交流。谢谢。

刘佳良:大家好,我是360影视的刘佳良。刚才莫总也提到了,互联网企业现在都在建影视公司,我们也不例外。我们大概是去年才刚刚走入IP这个圈子,我们算是一个新玩家。

不怕大家笑话,今天在参会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IP是哪两个英文单词缩写。其实在影视行业,或者在视频领域,我觉得IP的定义应该很简单,它就是一个可执行、可拍摄的剧本。

王磊:大家介绍一下IP包括情感,包括文学本身,包括诸如此类的。大家肯定有很多定义,我记得之前看了一部电影叫做《三傻大闹宝莱坞》,里面有很多定义,归根到底很简单,IP是能带来流量的东西。不管是因为情感还是因为文学,还是因为什么,可能大家对IP的定义是这么一个概念。

再往后,根据IP本身,它要变成一个现实的,对于行业从业者来说,因为在座并没有普通观众,要变成现实的东西要有变现手段,只有变现手段的情况下面,对我们来说IP才可能是有价值的。我今天想问一下,在各位眼里面你们认为2015年最好的IP联动的产品或者游戏是什么,为什么?

王世颖:我不说2015年了,我说2016年。我们公司推出了一款《十万个冷笑话》的手游,这个手游最早是漫画,改成动画,去年1月1号推了大电影,我们也是联合出品方之一。手游最高月流水接近1亿,今年平均的月流水也在1000万以上。一年之后的整个产品生态还是非常好的。

我说说今年我们推出的一款重磅的IP手游,就是《蜀山战绩》《仙剑侠传奇》,这款产品是我们跟吴奇隆合作的,包括电视剧的模式,包括游戏的模式都是有很大的创新。首先这款产品是我们从一开始电视剧立项就介入,两边的研发团队每两周定期开一次会议,我们讨论一些深度的设定内容,包括世界观,包括道具,包括人物成长的法宝,包括门派内部的武功整个传承的设计,这种设计可能在以往的电视剧里并不是很重要,但是要跟游戏联动一起出产品的话,这种设计非常重要。前期我们在影视制作的过程中就为游戏做好了很多接口。因为吴奇隆本人也是一个资深玩家,而且是我们公司手游的资深玩家。这款游戏在后期推出的时候,也采用了一个非常创新的,叫做台网游联动的模式。首先在网络平台上做付费的播出,一次十集。

让核心用户能够享受到影视的盛宴。在网络播出之后,在安徽卫视又上新播出,平均收视率在1.0以上。在整个上新播出末尾的阶段,游戏再度推出,整个市场时间点把握的非常好。游戏推出之后在排行榜上待了相当长时间。无论是用户数量,付费率、活跃度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也算是今年开年影游联动的代表性作品。

王磊:谢谢世颖同学体现的蓝港风格,介绍自己介绍的很详细。我们希望能说一下非自营公司作品中,你认为哪款IP联动产品做的是最好的。

王世颖:关注自己的产品关注的蛮多的,可能非自己公司的关注比较少。举一个日本的例子。日本有一款游戏可以关注一下,叫做《怪物手表》,这款游戏非常特殊,IP联动是线上线下的联动,把网游付费的坑直接搬到线下去吸引小学生了。在日本是一个现象级的产品,推出两三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直没有模仿成功。我挺好奇这个模式,也一直在研究,怎么样能让它在中国市场上可以运作,不仅是说游戏可以做,其实其他产业也可以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产品运作模式。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王磊:新的模式,看来还是令人兴奋的。

李青福:我最近关注的还是自己家的。最近我们家《绝世武神》观影在预测,反响效果不错。当然绝食无团成交挺早的态势,研发周期有点长。《绝世武神》在联动这块影已经出来了,《绝世武神》我们最近已经和乐视达成了合作,双方的协议也签署了,估计在未来不久大家就可以看到《绝世武神》电视剧或者大屏幕上可以看得到的。

王磊:阅文集团有哪部作品,您认为2015年度IP做的很好的。

李青福:其实表现都不错,像《完美世界》,目前来说反馈都很不错。

王磊:还是大神的作品比较好用。

李青福:用户群体在那里。再一个,小说里有很多痛点,能吸引用户,吸引一些忠实的用户。再有,像《绝世唐门》,这两年的月流水都是大几千万的,这个感觉不错。

王磊:其实只有大神的作品自然而然做的不错,剩下的很糟。

李青福:不是,相对来说大神作品IP变现会更快,但是相对应的大神IP水涨船高,但不是大神IP就不能做,不能卖吗,其实也不是。网络小说有一个属性,跟实体出版还不一样。作者在写作过程当中基本上和读者是没有互动的过程。网络小说在连载过程当中,基本是当天写当天更,当然也会有部分存稿,作者写作过程当中经常和读者互动,他就会知道读者想要什么。写的很多东西会跟读者的黏合度很高,所以IP开发出来的一些产品会很不错。本身在塔尖成交价格大几千万,在塔中的IP可能就是几百万,但是带来的回报、利润比会差不多。

王磊:旁边这位女神对这个的看法是真正?

叶非夜:我本身就是作者,跟好多作者接触,平时都会在群里聊天,或者现实中见面,所以比较了解。我知道的《天南独斗》、《南山三少》,都还不错。但是我个人玩过的游戏里,我玩游戏玩的比较少。花千骨的小说看过,我是因为小说去看的电视剧,又因为电视剧去玩的游戏,所以我觉得我应该算是从读者到影视,再到游戏,最典型的一个转换的例子,真的是跟着IP来回跑,我还在游戏里花了不少钱。最早的还有一款游戏是逆向发展,《仙剑奇侠传》,应该是现出来的游戏,后来又出来的影视,后来出来的小说,是阅文集团的作者写的,销量也还不错。所以我觉得逆向发展的还不错。

王磊:《花千骨》大部分都是先看电视剧才玩的游戏。

叶非夜:《花千骨》那部小说本身已经有很多年了。大概是在上高中的时候就知道有这部小说了,像《盗墓笔记》的作者经常跟他们的作者说我是看着他们的小说长大的。

蒋中强:在腾讯内部有很多IP改编游戏的案例,月流水是非常高的。我今天不打算介绍内部的成功案例。大概是最近这一两年,从IP改编游戏这个环节做的比较好的,主要是从商业价值实现这个环节做的比较好的是《花千骨》。为什么《花千骨》能成为这么一个成功的优秀案例,我觉得还是跟情感因素有关。其实可以看得到,《花千骨》是一个修仙打怪题材主角成长的过程,非常符合中国传统的文化。同一期的,包括《琅琊榜》可能是宫斗题材的,影视作品相对来说没有《花千骨》那么好。

这样的作品本身跟游戏的诉求是有所差异的,虽然IP足够强大,但是宫斗题材的游戏不是很好做。花千骨本身是传统的文化,又是打怪升级的题材体系,打造成RPG,需要这样一个世界观的背景故事来教育新手用户,同时剧情的模式,成长体系可以跟遮剧情去走,这样的话玩家有很强的代入感。《花千骨》这个IP相对于女性用户多一点,是师徒虐恋的感觉,当时我拜访过《花千骨》的研发团队,他们对这个游戏进行了一些处理。传统的RPG的游戏是多角色、多职业的设定,不同的角色,不同类型的,战士、法师有一个不同的数值体系和玩法。为了要适应女性用户群体,所以他们对于这个角色之间的差异化做了弱化,更考虑跟元素用户情感进行结合,让这个体验变得更加迅速,带入感更强,这也是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王磊:《花千骨》仍然还是去年最好的一个非腾讯系的作品,顺便帮他们写了小白,他们做了很多自研的东西。

蒋中强:微创新。我举一个例子,2015年10月份的时候,手游的市场大概上了260款游戏,最终成功的能有多少款,屈指可数。游戏的核心,玩法都差不多,都是免费的玩,道具的收费模式,卡牌的成长,RPG是各种装备的养成,包括角色的养成,真正能够把数值体系做好,把用户的情感基础利用好,根据用户去打造出它的核心体验,根据不同的用户群体去细分的做出这样的体验其实非常不容易。像RPG传统用户比例来讲,男性比例远远超过于女性比例,但是《花千骨女》性用户群体比男性用户群体可能更多一些。

王磊:有没有小IP做的特别好的。

谢坤泽:我举两个例子。我们自己看IP还是希望它有沉淀的基础。给我印象比较深的,第一个是我们在动漫领域叫《秦时明月》,在将近10年的基业当中做的动画片应该有200集。各位知道,在2014年、2015年他们的手游非常好。单款的手游非独家授权都超过1000万以上的全力金级别。所以有动画的积累,包括大电影。这个是比较好的一个例子,有沉淀加上有基础,再去做外延,这样的结合比较健康。

另外是网易的《大话西游》、《梦幻西游》系列,我个人觉得他们的基础也打的比较好,所以现在在做动画、做电影的时候,相对粉丝比较能够引导,在其他领域的消费上会有比较大的机会。如果对于动漫的IP各位有兴趣的话,我推进你们看《早鸟报告》,是每天动漫产业《今日头条》,有比较多的产业分析。谢谢。

刘佳良:我说一个现在还没上线的,我不知道现在有多少是(艾滋拉丝)公民,我自己是魔兽世界的玩家,魔兽世界在今年6月10号上线,至少我看到暴风城的时候还特意买了一个VR去看视频,当时一切为了联盟的想法是抵挡不住的,这部电影我肯定会去电影演支持的。

王磊:魔兽世界影响力也是非常大的。我记得蓝港做的(甄鬟)、芈月,这是不是个坑,还是不坑,还是它就是个坑。

王世颖:其实蓝港属于业界里影游联动做的比较多,像《甄嬛传》、《芈月传》、《十万个冷笑话》,还有今年即将推出的《捉妖记》,积累的经验比其他的经验要多一些,踩过的坑也多一些。拿真换转来举例子,真换转最开始研发周期非常长,整个的游戏原型推翻了三次,最开始负责研发真换转的团队大部分都是男生,随着产品不断迭代,不断的跟核心的粉丝群去见面,接受他们的批评和西历之后,在中后期引入了大量的女性研发成员。包括(成光)游戏平台上做了独立游戏的女性,包括在文学网站上发过文章的女性更多的女性进来之后可能会改变整个团队对这个IP的认识。可能在男性认为女孩子为什么爱看宫斗,,在女性看来真《甄嬛传》是什么,就是普着古装的《杜拉拉升职记》,一步一步获得成,获得大家的认可,不是获得皇帝的认可。在做这样的游戏的时候一定要强调社区化,让玩家结成更多的互助关系,你帮助我,我帮助你。经过不断的迭代,最后《甄嬛传》推出之后在核心粉丝里是反响非好的,而且付费率和留存率都非常好。

王磊:《甄嬛传》去年的成绩并不是很好。

王世颖:相对来说,在玩家里男性比例比女性少。男性玩一玩就走了,最后沉淀下来的都是女性,女性玩游戏有这样一个特征,活跃度很高,但是付费大玩家比较少,她也付费,但付费的总量会偏滴一些。

叶非夜:我觉得《花千骨》就很成功,《琅邪榜》那个游戏我没有去玩儿,《琅琊榜》我看了那部小说,我很喜欢那部小说,我去看了电视剧,看了电视剧就喜欢上了里面所有的主角,又返过去看伪装者。我不太喜欢抗日战争,可能因为年龄小还是偏向于韩剧,玩游戏也比较偏向于《花千骨》有一点情怀和幻想类的东西。但是《甄嬛传》的电视剧我很喜欢看,但是《甄嬛传》的游戏我不怎么喜欢玩儿。

王磊:因为你是什么都有,什么小说都有,体认为题材原因还是频道读者原因会让你觉得改编是个坑。

李青福:不能说是个坑。首先要分析这个IP,IP的忠实粉丝是什么面向的,例如有男性的,有女性的,男性偏多,女性偏多。

王磊:哪种做游戏不是坑,或者哪种游戏就是坑。

李青福:也有理想的,也有不理想的。男性小说,比如《南山三少》的几部作品柔和成功了。既然说到这个,我就谈一下个人看法。好IP就是好IP,我前面已经说到了,IP的忠实粉丝是对作品有期待的,也就是说对这个产品有期待,一旦这个产品做出来东西让它感觉和它的作品内容,或者拼空想象的东西不相符,可能就不会太接受。

王磊:蓝港做的好,你们做了不是因为粉丝心理。

王世颖:蓝港一些重度的,偏男性的手游,大R100万以上。女性项的游戏最大的大R的付费比这个要低很多,一定是男性的会多一点,这个没有办法,因为女性玩家付钱还是偏少的。

王磊:女性玩家再怎么做组合就是做不起来?

李青福:不是,这个坑太深了下去就埋掉了,我不跳。

叶非夜:我觉得还是有题材的原因。就像网络小说,像女性这边,言情占到71%,其他的题材是小众题材剩下的21%,用户比例差距已经很大了,你怎么会拿一个小众题材跟一个大众都喜欢的题材对比。

蒋中强:今天这个环节我更多的想谈个人的看法。IP这个领域在中国市场环境下商业模式还没有完全梳理起来。在这个情况下肯定会有很多的团队、个人、或者公司,这个是很正常的,任何一个商业模式的建立都是经过过无数个案例累计的。我对于IP的理解,有些IP无商业化的途径不是唯一的,游戏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但绝对不是唯一的环节。比如说我们有很多文学上的作品,它是一个都市恋爱题材的,如果这个时候要去改RPG是非常难的。可以拍网络剧、拍影视可以走院线的变现途径,可能不太适合游戏这样的作品和题材。反过来像其他的一些题材的作品,比如说仙侠类、三国类的,架空累世类的题材作品可能会跟游戏产品的诉求更加贴合。

商业化途径可能就是走游戏更加合适一点。我觉得IP有各种的途径,不一定非要改游戏,不一定非要影视,而是在这样一个用户群体里选择适合的商业化和运作模式,这才是最重要的。

王磊:问一下早鸟投资的谢总,只要是IP投资都能拿到,小公司只能做盗版《龙珠》,盗版随便什么东西,日本当年的《火影》当年盗版一大堆,这种状态怎么办,打擦边球东西做起来了,作为投资方是怎么考虑的?

谢坤泽:我们看IP的公司看三个关键的节点。一个是团队怎么组成,团队的组成我们看两个,一个是创始团队部分是不是跟基础互补。第二个是看运营跟执行的团队。再一个看IP。

王磊:就是做盗版。

谢坤泽:如果没有自己核心的内容,或者自己真正的内容我们会比较担心。在某些领域很赚钱,可是我们不会投,概念是不一样的。

王磊:比如说做龙珠。中国盗版侵权被出发的很低我觉得这是问题。我认为做盗版不能长久,这个概念也是不正确的。我们不是因为屁股坐的位子问题,而是我觉得会影响每个人。在座的各位除了作者可能不太抵制盗版之外,其他的人对盗版应该是深恶痛绝的。在我的印象中,网文作者很多不抵制盗版,因为他认为盗版能给他带来很多用户。

叶非夜:不,我还是很抵制盗版的。因为我们的正版订阅量很高,最高的一听能卖到十几万,我的电子收入快跟版权的收入对等上。我不知道别人的电子怎么样,反正我的电子收入是很高的,即便没有盗版的话,我的电子收入会更高。我身边的很多人很抵制盗版,

王磊:收钱就不看了。

叶非夜:没有任何盗版,那个时候谁的书写的好该会有更体现优势了。

王磊:360原来影视都是盗版,现在应该都是正版。

刘佳良:其实这是一个过程,是国内用户付费使用的过程。国内用户在目前来讲付费率并不是很高,尤其是在影视行业。就拿现在的爱奇艺来讲,会员付费率整体不超过2%。我觉得盗版跟大家的想法不太一样。盗版其实它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低成本的去拉拢很多粉丝尤其是核心价值的粉丝,而且这些粉丝再以一个粉丝去做变现的时候,其实他们是一部分付费用户,而且可以助阵小企业的快速发展,来活跃这个行业,我觉得是这样的。

王磊:刚才问这个问题,正好前段时间有个网络作家的贴子很火,他原来对盗版用户跟正版用户叫兄弟姐妹,到最近才发现就是很坑。可能盗版在每个阶段,每个人的认识都不一样。

最后我想让大家再各自阐述一下观点。大家在认识IP的过程中,对应的是有研发团队的,是IP重要还是优秀的研发团队重要?

比如说很好的IP,或者很烂的研发团队,或者IP很一般,很好的研发团队。

王世颖:从游戏行业来说,我们卖的产品是游戏,肯定还是游戏比较重要。就说最近的例子,有一款《皇室战争》的手游,全球月流水7个亿,有可能还会再往上涨,有IP吗?没有IP。当然你也可以说前面这家公司前面出的几款产品非常棒,所以公司品牌就是一个IP,但这个跟传统IP不一样。IP不是万能的,但是对于一款我的品质就是这样的产品,比如说就是一个80分的产品。比如说不及格的产品,有IP也糟蹋了。

李青福:其实这个问题让我想到几年前,我们圈内争论不断。内容为王还是渠道为王,当时也是移动端APP,刚兴起的时候大家争论不休。比如我们做原创的,做内容的说内容为王,做渠道的说渠道为王,现在没有人再争这个东西了。说白了,比如有很多好内容,整个原创文学圈好内容一直不缺,不是这几年好内容才起来。变现是在这几年突飞猛进,有一个大的爆发吗?前几年可能很多,渠道不是很畅通,内容在哪里,作品在哪里,可能没有发散渠道。现在有很多渠道,有很多CP,都是很紧密的合作伙伴,光有渠道没有内容,比如说建好了大商场,可能在很高的地方,但是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这个商场可能也就变成空的了。对于研发团队来说,要做1+1大于2,不是哪个更好。

王磊:IP的重要性远大于内容吗?

李青福:这时相辅相成的。

王磊:有内容至少能活,有渠道没有内容,渠道也卖不了什么东西,怎么变现呢?

王磊:普通的就可以。

李青福:这里提到了内容。成绩不是很理想的作品。

叶非夜:我觉得IP还是蛮重要的。举一个在我身边的例子。阅文的渠道是很强大的,跟腾讯、应用宝各种引流,人流量好几个亿,有个功能一天推到好几百万的付费数,有的只能几十万甚至很低,这个时候就说明了内容,在渠道平等的情况下内容还是很重要的,我觉得IP还是挺重要的。但是有一些IP它是一个大IP,可是它有失败的IP。一本书能成为大IP它的肯定内容是有优点的,是经过用户的检验和认同的,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站在作者的立场上,我是很希望影视改变的时候尽量能多往内容靠。

蒋中强: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可能有好几个角度。首先我要先表达一下我的观点。我觉得从产业链来讲的话,它会更加有价值,更加值得去投资,更加重要一点。就游戏领域来讲,有一个行业的成功率在这里面,没有哪一家游戏公司,或者游戏的制作团队保证游戏百分之百的成功。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白热化,游戏的产品成功率可能不到20%、30%,可能做这款游戏有可能是失败的,这款产品做出来的要花的研发成本、市场推广成本,最终这个游戏流水、付费表现不是很好这个时候怎么办,之前是不是就得到了浪费。如果结合IP去弄,IP以内容为基础,预计了用户和情感基础的,哪怕在产品变现这个环节没有成功,但是还有后续的机会,可以把用户的情感在后续的产品当中传承起来。

我举一个例子《仙剑奇侠传》本身是一个游戏,但是它做成了一个IP。李逍遥和赵灵儿最终没有走到一起的故事。《仙剑2》,《仙剑3》等等延续了这样一个模式,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每一步渗透的模式都差不多,都是悲剧的结局,都是男主角从一个屌丝成长到英雄人物的这样一个角色。对于女主角都是非常漂亮。最终两个人不能在一起。这个就是有一个IP的概念在里面,可能以前在十几年前没有提到这样的东西,但是这种模式是非常成功的。比如说拿到这样一个东西,有用户情感的基础,《仙剑1》的用户到《仙剑2》的用户,《仙剑3》的用户是一个传承的概念。

王磊:IP是特别重要的,哪怕研发团队不怎么样也会磨合成好产品。

蒋中强:对;有IP就能够大大的降低风险,让你还有这样的机会。我要介绍关于商业运作的模式。传统的模式是IP已经做出来了,数据表现非常不错,这个时候我们去改编这个游戏。之前的嘉宾分享,在各个环节当中,包括IP的环节跟后面的联动不是很强,包括改编的条件是不是具备,因为在前期做IP,包括作者,包括漫画的工作室,可能没有考虑到游戏这样一个环节,或者没有那么专业,我们在IP立项的时候就会比较有针对性,比如说后续考虑到游戏的商业化,这个时候会拉游戏的合作伙伴,包括工作室,包括发行平台,联动来运作,事先把这些都考虑进去。

王磊:有一套IP游戏配合的模式。

蒋中强:是的。比如游戏产品失败了,可能在院线,可能在影视来收回制作成本,至少保证不亏,这个是IP的价值。

谢坤泽: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如果天使轮跟早期的阶段肯定是团队比较重要,因为IP还没形成。但是在成熟阶段看的是IP的价值,团队重要,但是IP会更重要,IP占的估值是比较高的。

刘佳良:我站在团队一方法,理由是打铁还需自身硬。

王磊:在IP上面,IP本身很重要,大家的影响力都是毋庸置疑的,都是带流量的东西,但是团队本身必须得自身要越来越强大,就算今后很弱,但是今后要越来越强大,这样才能把IP做好,别人才会选择你。亿

今天感谢各位坚持到现在。

沈忱:今天上午的会议议程到此结束。

更多2016IGBC现场报道,尽在4399产业频道!

4399手机游戏网
看精彩攻略秘籍,玩海量精品手游
  • 关注4399手游微信
  • 关注4399游戏鹰眼
  • 我要投稿
  • 收藏本文

看过本文的用户还看过

看更多其他产业资讯?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