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小游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皇后成长计划>图文攻略>正文

同人:侍于雨月待君归

作者:4399小编 来源:4399.COM 时间:12-01-11

文名:侍于雨月待君归

作者:南有乔木丿

第一节

1

绾起脑后三千青丝,和爹爹踏上一辆挂着金黄色流苏的马车。

“来,生儿,跟舅舅舅母道个别。”爹爹掀起车帘,我将脑袋探出去,和那从小被我称作舅

舅舅母的人道过别,就将头伸了回来,望向爹爹。

“爹爹,我们是去长安城吗?”

“是的,生儿,是去长安城。”

“长安漂亮吗?”

“漂亮,当然漂亮。那是天下最繁华的城市。”

“爹爹,长安城远吗?”

2

终于见到了爹爹口中的长安城。

繁华的街市,大小各异的小吃铺飘出不同的香味。最宽敞的鸿宾楼也挤满了人,首饰店里出

入着穿着入时的夫人小姐。街上车水马龙,行人肩摩踵接。

马车停在一座大寨前,有人在马车停稳之前便迎了上来。搀着爹爹和我先后下了车,再毕恭毕敬地给自己做介绍,说是府上临时的管家,姓陶。

我早趁他喋喋不休的当儿跑到了大门前,先不急着朝里面张望,而是抬头看横梁上是否有牌匾。可令我失望的是这里并没有像街上的店铺那样悬着它。

爹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面前,牵着我进了屋子。环视四周,这所房子要比老家的那所大,也更新一些。院子很宽敞,有石桌,石凳,还种着一颗李树。

我听见爹爹跟管家说很满意,还说了些无关紧要的客套话。

正值三月,李树开得正尽兴,这种花期较短的花,却教我幸运地看见了它最美的一刻。

3

爹爹拒绝了陶管家提出的请个丫鬟伺候我的提议。

“我打算送生儿去私塾……学学认字读书,还不只呢,要学的还有很多。”

爹爹像在跟陶管家说话,又像在跟我说,又像在自言自语。

爹爹替我安排的第一种课是舞蹈课。

4

学舞蹈的女孩个个很漂亮。所以在万花丛中,相貌虽谈得上清秀但谈不上艳丽稍显稚嫩的我加上单薄毫无曲线可言的身子成为了最不起眼的一类,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并不算高的我被排在队伍的最后面,吃力地学着前边的人不够标准的动作,不一会儿便气馁了。

好不容易挨到散学,就耸搭着脑袋往家里走,在巷子的拐角处忽然被人一拉,叫出声的嘴巴却早被人蒙住了,这时一群骑马的人从一旁疾驰而过,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等那群人走远了,身后的人才松了手。“对不起,让你受惊了……”语带歉意。

惊魂未定的我转身想要骂两句,但最后发现早已经语诘,急的憋红了脸,只好作罢一溜烟跑回家。

居然像一个做了亏心事的小贼,也不曾仔细看看那人的摸样!

5

第二天还得带着十二分的不愿意去学舞蹈。仍是最后一排,仍是面前堵着一面墙一样的背影,仍是什么都学不会。

中午散学固然很开心,但下午还得赶来上课,我正在换鞋子时,大门口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惊讶地抬头看去,是一个瘦高的人影,舞师月羞花走上前去,和那人对了几句话就一齐朝我走了过来。

“小姐,老爷吩咐我给你送午饭过来。”

“原来南生是周丞相的千金,怎么也不提早告诉我一声。”月羞花老师脸上堆着笑。

“你是谁?”我望着眼前这个陌生人,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是府上新雇的管家。唐哲修。”

第二节

1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位新管家一走,我就被拉到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这明显比之前还要糟糕。

每一个动作都成了众人的笑料,就连一旁的月羞花老师也不例外。

最后终于按捺不住,找了个肚子疼的借口在旁边干坐了一下午。

散学时,月羞花老师叫住了我,说话时我发现她背后藏了一个东西。

“我看得出你以前没有什么功底。但这不是问题,跟着我月羞花,包让你半年后在重阳大会上夺魁。”

“重阳大会?”我心生疑问,爹爹从来不曾跟我提过这事。

“我想捧红的人就一定能红透半边天,丫头我问你,你想不想声名显赫?”

声名显赫?有什么用呢?

见我不吱声,月老师有点急了:“你不想让你爹过上更好的日子?”

更好的日子……现在不就挺好吗?

见我还不做声,她便一手抓住我的一只手腕,从身后拿出一条红色的长裙来。裙子是血红色,做工精美,比我见过的任何一条裙子都要美。

“漂亮吧?”月羞花老师看出我脸上的惊喜,脸上又露出了笑意。“有一天会是属于你的。”

2

唐管家是个特别有趣的人,他身上总有一些特别有趣的东西。

像可以发出声音的叫做“手机”的小东西,可以喷火的叫做“打火机”的小东西,可以用来看时辰的手链,还有各种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他总是颇带无奈地发着牢骚:“这个不能掰!”“小姐,不是说不能碰的嘛……”“喂,你会弄坏的!”

最后就都变成无可奈何的迁就。

哲修哥哥,就这样,我老改不了口。

也只有和他在一起,才没有和爹爹在一起的紧张,也许更快乐一些。

3

有了月羞花老师的“特别帮助”,我的舞蹈进步很快。

以前那些趾高气扬的女生们越发地不理睬我,不过也正合我意,我并不是一个特别会聊天的人,也觉得没那个必要。

也许因为不像其他女生一样花去大部分打扮穿衣的时间,学起来舞就更快一些。久而久之,在月羞花老师的脸上多少能看到一些赞许的目光了。

爹爹也说:生儿自从学了舞蹈之后,愈发的漂亮了。

4

除了舞蹈课,只剩下很少的时间给我自由支配。

来到长安近半年,我却没有进过一次大明宫。在我看来,生活在长安城而不进皇宫似乎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爹爹每天都要早朝的原因,我觉得皇宫好像不是书中讲到的那么戒备深严。

“哲修哥哥,你去过皇宫吗?”我问。

听到这句话,他好像有些吃惊,但还是很平静地回答道:“没去过,那哪儿是人人都能去的地方啊。”

“可是爹爹每天都去,不是吗?”我歪着脑袋问,直盯着他出神。“如果我有了爹爹那块牌子,是不是也能进皇宫了呢?”

“你就那么想进皇宫?”唐哲修眉头微皱,好像在试探什么。

“啊……倒也没有,就是挺好奇。”我老实回答。

“如果你想去……我可以陪你。”他装作不经意地回答,又转过身去抹桌子。

“真的吗?那好!我们明天就去。”

他转过头来,复杂的眼神刚好对上我得意的笑。

第三节

1

难得的休息日。趁爹爹不在家,在书房里轻易地找到了可以出入皇宫的令牌,我兴奋的告诉唐管家我们下午就可以进宫了。

他听了这句话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神情,看样子他比我还要好奇。

2

大明宫位于长安城东西部的龙首原。

去皇宫要走一条丹凤大街,那是条极其繁华的街道。可是越接近城门就越显得冷清,原来真是戒备深严。我下意识地扯着唐管家的袖口,表现出紧张的样子。

果然是好令牌!我们两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进了皇宫。

“这皇宫宫真大!”我不由得感叹道:“就住皇上那一家人,多浪费呀。”说着抬起头来,本期望看见唐管家投来一个我赞成的目光,没想到他却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张画,正看得入神。(南生,那是地图啦= =)

“诶?是什么呀,借我看看。”我伸手去拿,却被他用手打掉:“小姐别闹,我在办正事。”

办正事!最怕听到他说这三个字。讨了个没趣的我,再也没心情去打扰他:说实话,他什么时候都好,只认起真来“办正事”的时候最不近人情,甚至听不见旁人的一句话。

“那我自己逛去了啊!”这话虽不是吓唬他,但也希望他给个反应。

只见他摆摆手,算是打发我走,我朝他做了一个超级难看的鬼脸,就迈开大步向宫里面走去。什么嘛,说了陪我玩的,真不守信。

3

像只无头苍蝇在宫里瞎晃悠了好一会儿,也只有幸碰到几个端着碟子的或空着手的宫女,有的朝我投来疑惑的目光,有的瞧也不瞧我一眼。

每当我准备开口,却发现不知该怎么称呼。

正当我想打道回府时,被一个声音从背后喝住了“站住!”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完了。

4

我挤着不自然的笑转过身去,面对着眼前这个人,尽量保持淡定。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皇宫。”尽管话说的冰冷,但语气毕竟不那么无情,我像松了一口气般掏出那块令牌:“我有牌子的,诺,我是……是皇上叫我来的。”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编谁不好,硬得把皇上扯出来,万一吓不倒对方反而被识破呢?周南生啊周南生,你也太大胆了……

大概是识破了我的窘样,生出了恻隐之心,那人没有揭穿我,只谈到:“原来是侯爷府的千金,我听人说到过你们。”

“真的吗?你是谁呀?看你可以带刀在皇宫里,是不是御前侍卫?还是将军?”我努力装出很懂的样子,猜测着对方的身份。

“我……我只是个禁军侍卫,我叫李四。还没请教周小姐芳名。”

“周南生。”

“……既然来,我带你逛逛吧。边走边聊。”他一侧身,让出一条路。

5

和李四又逛了好久,听着他讲宫里的构造,听得我晕头转向。只记住他说爹爹和大臣们每日在紫宸殿早朝。

当我问到他平时干些什么时,他迟疑了片刻,然后说大部分时间待在北衙,有时会在东西夹城内巡逻。

一看唐管家的手表,已经接近戌时了,不得不跟李四道别。

“今天带你逛了皇宫的一小部分,改天有空想进宫来玩可以随时找我。”李四站定,一脸诚恳地说道。

“恩!李四你人真好。”我承认我一点没考虑到他一个侍卫为什么一天会这么闲,只知道带我玩的都是好人。

唉,不知道爹爹回家没有,但愿哲修哥哥先回府替我挡挡……

6

我回到府上就蹑手蹑脚地溜进书房,想把令牌归还原处,但推开门发现爹爹正坐在书案旁,脸色不太好看。

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书案前,低头认罪。

“哼,偷令牌溜到皇宫里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放肆了?”爹爹语气如常,已经够我背心冒出冷汗,这种训话方式对我来说根本不亚于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老爷,不关小姐的事。”

第四节

1

唐管家推门进来,径直走到我旁边:“是我怂恿小姐偷令牌的。老爷,要罚该我罚我。”

“唐管家,你身为府上的管家,不看管好小姐不说,反而带着她一起胡闹,哼,两个都得罚。”

“老爷,”唐管家答道:“罚我事小,但转眼就是重阳大会,就算要惩罚小姐也恳请老爷重阳后再做定夺。”

唐哲修!你这算在帮我求情吗……我向他挤眼睛抗议。

“这叫缓兵之计……你懂什么。”他低垂着头向我做口形。

思索半响的爹爹终于开口:“……就罚生儿三天不准踏出家门半步,至于唐管家——听着,下不为例。”

喂!有没有搞错!怎么倒成了我一个人受罚?凭什么他就下不为例?拜托我只是从犯啊……

我恶狠狠地瞪了唐哲修一眼,他却回敬给我一个鬼脸。

凭什么做鬼脸都比我好看!

不公平!!!

2

“小姐,曼舞榭的月夫人给你送来了舞服。”唐管家拧着一个包裹过来,我迫不及待地接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那条血色长裙。摩挲着细滑的缎面,心里别提有多喜欢了。

“哎,你出去……”我向他眨了眨眼睛。

“干嘛?”唐管家一脸茫然,我红了脸:“出去!我要换衣服。”

“哦。”他应道,转而扑哧一笑,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番,打趣地说:“也没什么好看的嘛。”

“你!”我顿时怒火中烧,烧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唐哲修见机立马一溜烟闪掉了。

哪还有什么心情试裙子呢,我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打量自己:周南生,就真的有那么差劲吗?

3

吃过晚饭,呆在园子里发呆,听蟋蟀和蝉聒噪的叫声,担心着明天的舞林大会。月羞花老师一心想让我拿第一,爹爹应该也有这个期望吧……

正在出神,不觉间肩膀却被谁拍了一下。转过头一看,是笑嘻嘻的唐管家。碍于白天遭到他取笑害我搁不下面子,便装作怒气未消地样子回头不理他。

他嘿嘿一笑,尴尬味儿十足。坐到了我旁边,讨好道:“大小姐,别生小的的气了。”

我别过脸去,不理睬。他没了辙,拿出一只绣花锦盒来,摆到我面前。我不由得好奇心发作,瞅了几眼这漂亮的盒子,咽了口口水:“我不要。”

4

唐哲修打开盒子,我一望去:是一双白色的舞鞋,上边绣有凤舞九天的图案,凤凰翩翩然起舞,每一条羽毛都用金线缕边,就是在明暗不定的月光下也发出煜煜的金灿灿的光。实在抵抗不了诱惑的我,故意问:“给我的?”

他不答话,拿起一只鞋子,让我看鞋底,好好的绣着一个南字,“我看小姐那双舞鞋已旧,怕搭不上那件舞服,就特意设计了一双……”

“你亲手设计的?”打断他的话,我膛目结舌的样子大概会吓到他。

“恩。”他垂了一下眼睑,但很快又露出那对茶色的眸子:“你看鞋尖。”

我接过鞋,伸手摸鞋尖“咦?”

“那是保护脚趾的,因为平日里看小姐跳舞很多动作和芭蕾很相似,我就模仿芭蕾舞鞋做了这双鞋子,也不知道穿着是不是舒服。至少这样的话,可以多少避免脚趾受伤。”

说话间,唐管家并没有发现南生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她紧紧抱住了脖子:“谢谢你,谢谢哲修哥哥。”

我笑着笑着,鼻子却有点儿酸。

第五节

1

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唐管家正在屋里走进走出。不觉拉紧了被子,但瞬间又认识到自己的好笑,抓起枕边的一件绒袍,起身的时候被发现了。

“小姐早。”唐管家一边摆好碗筷,一边给出一个标志性的笑脸。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他的酒窝和我的是那么像。

“怎么把早饭都摆到里屋来了?”

“小姐看看时间。”唐管家敲敲我手腕上的手表,原来都指到10了。

我吐吐舌头,乖乖坐下吃饭。(小姐都不用洗漱的么 = =)

“老爷特地吩咐今天不用叫小姐早起,看小姐昨晚睡得那么香,今天比赛肯定有希望。”

“希望如此……”我咬着筷子,又出了神。

2

亥时。

舞台搭在空旷的草地上,下面摆满了桌椅,四周筑起了侍卫人墙。

这么大的场合,不知道那个李四会不会来。

把我带到了月羞花老师面前,爹爹和唐管家就消失了。月老师拉着我到了旁边的屋舍里,正是女孩们换装梳妆的地方。

除了几个舞蹈课上的同学外,其他的都很面生。

月老师拉着我在一张桌子前坐下,不出一会儿就替我绾好了发髻。

“百花髻,很漂亮嘛。”

回头一看,是一位身穿翡翠撒花洋绉裙的女孩。媚眼如丝,唇若抹蜜,细长的柳叶眉间透露出只有习武之人才有的英气,墨色的长发任性地散落在两颊旁。

“你不认得我,可我认得你。我就住在你家隔壁,我叫柳云瑛。”

“周南生。”眼前这位率真的女孩竟让我第一次觉得是可以接近的。

“南生,跟你借月娘娘一用。”

3

“那丫头也真够劳神,一个马尾也值得费那么大的劲儿。”月老师一边抱怨一边走回来,捡起桌子上的烧蓝镶金花钿戴在我头上。

“大小姐。”月老师拍拍我的脸:“今天晚上就看你的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答话。

4

云瑛的节目在我之前,上台前她朝我咧嘴笑,我向她竖起大拇指,从唐管家那里学来的动作。

琴声响起,云瑛款款上台,颔首,低头,俯身,舞姿轻灵,身轻若飞燕,软如晕絮,双臂抬举之间柔若无骨。琴声若急,她的身姿亦舞动得越快,裙裾飞扬,连我这个女子都如饮佳酿,醉的无法自抑。

忽地琴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集雨般得鼓声咚咚落下,云瑛从袖间甩出双剑来,此举赢得满堂喝彩。

月老师在一旁气的跺脚,我在一旁喝彩鼓掌,更气的她直嚷小姑奶奶:“你怎么就不知道着急呢。”

“急什么呢?云瑛跳的那么好,我自知是不及她了。”虽在说话,但眼睛始终没离开柳云瑛那婀娜的身姿。

又一个凌空侧翻,“好!”我和台下众人一齐叫好,月老师推着我叫嚷:“下一个就该你出场了,还不给我去换鞋子。”

我就这样依依不舍地随月老师错过了最后给柳云瑛鼓掌喝彩的机会。

5

拿出舞鞋一穿上就发现不对劲,脚尖怎么这么硬?正待说话,台上已经报出我的节目,月老师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我推到台下,我只能硬着头皮登上了台,草草行了个屈膝礼。乐声响起,我忍着痛第一次踮起脚尖。

可恶!难道鞋被掉包了不成?

我努力做好每一个动作,每一次旋转都像想要把我的指甲生生折断不可,我强忍着脚尖传来的剧痛,一面不让眼泪涌出来。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灯光却好像不示弱般放出异常夺目的光亮。

我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舞台上。

台下一片哗声,紧接着是嘘声一片。

隐约中我看见皇上惊讶的神情,爹爹脸上的失落,和唐管家脸上瞬间覆盖住一切的阴霾。

台下两个女孩上台将我搀扶下了舞台。

第六节

1

下台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鞋子检查,果然不出我所料,鞋尖并不像昨晚那么软而舒适,硬硬的,像塞的石子。脚趾有的淤青,有的已经渗出血。

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月老师就应经逮住我了:“你怎么回事?平时不都练的好好的吗?这下好了,风头全被柳云瑛那个家伙抢尽了,你让我把脸往哪儿搁?”

我咬着牙说了声对不起,她还是不依不饶,直到看到我的脚,才警觉起来:“你脚怎么了?”

2

我抬头看着她,苦笑道:“不知道谁在舞鞋里面做了文章,本来……”

不等我说完,月老师就夺过舞鞋去,然后大惊失色,很快又若有所知地冷笑一声,快步走到正在梳头的柳云瑛面前,厉声喝道:“姓柳的,你这招好损啊。”

我见事情不妙,立刻拉住月老师,低声道:“老师,你不要冤枉云瑛。”

“冤枉?事实明摆在眼前,就是她怕坐不稳第一,要除掉最大的对手,还有谁能和她旗鼓相当?哼……女人要是想得到什么,她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月娘娘,”柳云瑛放下梳子,站起身来直视月老师:“我敬你是前辈,才不计较你在这里血口喷人,你说的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呵,你要说你听懂了我还就怪了。哪个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不是喊冤,给自己开脱?就你那几招,跟娘斗?我告诉你,还嫩了点儿!”

“月羞花,请你放尊重些!”柳云瑛握紧了拳头,已经怒不可揭了,我生怕月老师再说些什么会招的她真动起手来。慌忙劝解,还好这时唐管家出现了。

3

“小姐,你还好吧。”唐管家上前抓着我的双臂,脸上写满了紧张。

唐哲修,你给的关心总是那么及时。

可我有是那么害怕沦陷其中。

低头瞥见我赤裸的双足,他不动声色地替我拾起鞋子,“伸脚。”有些受宠若惊的我还是听话地眼睁睁地看着他细心替我穿好鞋子,早已经不自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南生,你可真幸福。”柳云瑛笑嘻嘻的话弄得我浑身不自在,不过……有些尴尬的气氛总算还是取代了满屋的火药味。

唐管家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把月老师叫到一旁谈话。柳云瑛这时悄悄俯到我耳边细语。

一句话让我耳朵痒痒的,心却麻酥酥的。

“我想你误会了。”回了这句话,我只感觉我的脸在发烫。

4

不顾唐管家的反对,我坚持要一个人散散步再回家,也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敢流出眼泪让风去风干。

好事坏事所有烦恼要是都能抛诸脑后该多好。我好怀恋在是苏州的日子。不用为了博得别人的好脸色和赢得所谓的声誉去做事,莲歌听罢一遍就能哼出来,捕鱼的日子单调却并不乏味,生活虽清贫却也知足快乐……

想着心事,竟不曾注意到脚下的石头,一下踢上去,给绊住了脚。

“哎呀。”

“小娘子当心。”

5

被身后的人拉住了胳膊才立稳了脚,没有一个踉跄栽下去。

“小娘子站稳了。”声音含含糊糊带着笑意,我眯着眼睛想借着月光看清那个人的脸。无奈他背着光,只能看见依稀的硬朗的脸部轮廓和一对醉酒似的闪烁不定的小星星。

“多谢公子。”闻到一股刺鼻的酒气后,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原来碰到了个酒鬼。

第七节

1

“深夜不归,独自在外游荡,不知小娘子是赏月……还是寂寞难耐?”

我心中暗笑,只道他自己是后者却还想扣屎盆子到我头上。只是想想和一个神志清醒的人尚可谈几句,眼前这个酒鬼……我抽回手快步离去。

“唔……”那人自顾自地扶住墙,背后“哗”的一声吐了一地,我捏着鼻子脚步放得更快了些,听见他在背后喃喃喊着:“小娘子回来……爷给你最好的……”

2

不出我所料,月老师的态度大变。不再似从前那样看重我。也好,倒也落得我轻松自在。

再者,我本就不该是值得她押注的那个人。

心思澄明地学好每一个舞步,我依旧还是学得最快的那一个。

换鞋回家。

我随便挑了一个位置,在一个穿青绿长裙的姑娘旁边坐下,不知怎的,她突然显得有些慌,甚至失手将手中的舞鞋也掉在了地上。

脚尖很特别的鞋子。鹅黄色绣着花边。

“好漂亮。”我极力做出不经意的样子拾起来递给她。她干笑了一声:匆匆敷衍了一句:“是我娘给做的。”然后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可是,明显看得出是出自云锦阁的鞋子。

3

散学后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找了柳云瑛。

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园里练剑。不同于上次的剑舞,今日练的是一套真正的剑法。铿锵有力,她就像个久经沙场的女将军一样,英姿飒爽。

“你来啦!”她看见我,收剑回鞘,向我迎过来:“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说吧,今天上哪儿玩儿去?”

“今天我可不是来玩的。”我正色道:“我想请你陪我到云锦阁走一趟。”

“好呀。”她答应得很痛快:“那么客气干嘛,说走就走。”

4

云锦阁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我和柳云瑛两人根本没办法挤进去。

“诶~ 你别推我啊!”柳云瑛嘟嚷着:“早知道带把剑来。”

“啊?”我不解其意。

“我保证,这些人一见什么刀啊枪的就立马吓得尿裤子。真是,瞎凑什么热闹。”

柳云瑛话音刚落,里面走出来一名着侍卫装的人,将剑横在面前,堵在门口的人立刻一哄而散,退到两边。

“看,应验了吧。”柳云瑛得意地用胳膊肘碰我,我“恩”了一声,注意到那名侍卫身后跟着云锦阁的老板娘和我今天碰到的那个姑娘。

像有什么在心里得到证实一样,难道说那位姑娘就是云锦阁老板娘的女儿?我大着胆子钻出人群,堵在了侍卫面前。柳云瑛在后面追我,叫我。

“这位小姐,请您让路。”那侍卫先是一惊,后敛容正色道。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和老板娘谈几句。”

“现在不行。”语气坚定,不容动摇:“四皇子有令,让我火速带这两人前去问话,有什么事情还请姑娘日后再寻机会。”

“南生,走吧,什么事以后再说也不迟。”云瑛在一旁劝我。

“你就是侯爷府的周家小姐?”那名侍卫好像眼睛忽然一亮。

“是我。”

“那就不瞒周小姐了,在下云锦鹤。今日我拿下这二人正因与小姐的事有关。想必小姐今日前来定也为此事。只是请小姐放心,我们会还小姐一个公道的。”那人说罢便从一旁离开了。

“南生听到了吗?那个云锦鹤帮你主持公道诶!”柳云瑛很激动地晃着我的手。

5

我自然听到了。

可是,云锦鹤又是谁?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还有,这事又是怎么惊动了四皇子?

第八节

1

自从重阳过后,爹爹非但没有责备我的过失,反而答应我每月带我进宫。更让我兴奋不已的是,在我和柳云瑛的齐心协力下,舞蹈课告一段落,取而代之的是武术课。

云瑛说习武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可以外出冒险,“杀富济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哎哎……得了吧你,还杀富济贫呢……越说越离谱了。我看你呀,连一个瘦小伙都打不过。”我向柳云瑛投去一个不信任的目光。

“嘿,你还别不信。”她咽了口唾沫,扯开嗓门说道:“我还抓过贼呢。长着膘的大汉,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张着比月娘娘还喷人的血口,那獠牙……”

“打住打住!”我噗的一声笑出来:“你见到的别不是妖怪吧。”

“我还真见过妖怪。”

…………

2

有柳云瑛作伴的日子多了很多欢笑,我们俩一起上学一起散学,形影不离。

和她一样,我主要学的是拳术和剑术。我们的大嘴师傅虽然严厉,但待人很好,我们是他唯一的两个女弟子,他常常请我们吃肉喝酒。

当然,酒只能喝一点点。

休息的时候,大嘴师傅会坐在台阶上,我们就坐在他旁边,一边一个,听他讲冒险时候的奇遇。

“听说牛头山的大当家是前朝皇帝老儿的儿子。上头给他定了叛军的罪名,下令迟早要剿灭牛头山上所有的山贼。”大嘴师傅讲的有板有眼,我们听得津津有味。

“大嘴师傅,你见过那个人吗?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我们手托着腮,望着大嘴师傅,问道。

“听人说,他是隋炀帝杨广的儿子,名叫杨复。就是经常出入牛头山的人也没人敢说见过他。但是又听说那位杨寨主平时从不打劫过往行人,反而是侠肝义胆,经常接济穷苦的老百姓。”

“劫富济贫……他跟你想到一块儿去了呢。”我跟柳云瑛打趣道。

她没理我,师傅继续说道:“我还听人说,他平时都是戴着面具示人,就连他们山寨的,也很少有人看到过他的真面目……”

戴着面具啊……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3

习武三个月,和柳云瑛约定一起去冒险。但是我还没有马儿,回家翻箱倒柜找了好半天,也只凑齐了半只马的价钱。

唉,难道我只能买只驴吗?

不行,会被柳云瑛那丫头笑话的。

嘿嘿……不如找找他帮忙?

4

“哲修哥哥,我跟你商量一件事……”我在花园里找到了哲修哥哥,他正在给树修树枝。

“说吧,又闯什么祸了。”

“没有没有……”我忙摆手,怎么感觉这事比闯了祸还难启齿啊。

“那个……我想和柳云瑛去冒险,我没有马,我的钱又不够,所以我想……”

“大小姐,我是在你家打工的诶,我怎么可能比你还有钱。”唐管家顿时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说得也对……不过也不用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我叹了口气,正在绝望的边缘的时候,唐管家突然大叫一声。

5

“这样!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他眯着眼睛,把脸凑到我面前,面对这张放大的再熟悉不过的脸,我忽然脸一红,别过头去,结结巴巴道:“好……好呀,你说。”

“我出一半的钱给你买马,你嘛……下次去皇宫的时候给我带点东西回来。”

“你叫我去偷?”我长大了嘴巴,大概可以放得下一个鸡蛋。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又不是叫你去抢金银珠宝。只是一本书,几页纸而已,你可以顺手牵羊嘛……”

哼,这个唐哲修,早晚有一天我会被他带坏的!!

不过……为了小马为了我的第一次冒险,还是先成交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