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是“我们想看猴王” 却变成“我们不看春晚”

2016年的春节眼看就要到来,作为中国传统节日中最重要的一个,除了各地人民的年度大迁徙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活动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那就是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大年三十不论你看不看春晚,都会得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得到关于春晚的消息,这也是段子手们一年一度的素材丰收日,然而在今年,春晚还没开始,已经有了不少素材冒了出来。

从“我们想看猴王” 到“我们不看春晚”

■“学三年动画系列”的春晚吉祥物“康康”

2016年1月21日,中央电视台向全国观众发布了春晚的吉祥物——一只名为“康康”的猴子。棕色的毛发和红绿黄组成的面部是其最大的特点,脸颊两侧鼓起的小包异常夺人眼球。也因此,这只小猴子已经推出就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关注,但大多都以吐槽为主:醉人的配色、不明所以的鼓包、粗糙的3D建模等都是人们讨论的焦点,甚至出现了大量以这只吉祥物为主角的恶搞漫画作品,其中最广为流传的当属将脸颊的鼓包当成手榴弹的粤语梗“猴赛雷”了。

从“我们想看猴王” 到“我们不看春晚”

以笔者个人的审美而言,的确无法认同这个吉祥物的设计,虽说它出自国家著名画家韩美林之手,并且最初的水墨风格设计稿也相当可爱,但最后的成品还是无法让人接受。即便所谓的“猴赛雷”在生物学上的确存在,3D版的设计还是让人觉得过度生硬,就像粘上去的一样。虽说有些难以接受,但好不容易设计出来的吉祥物总不会因为网友们的几句吐槽就打回去重练,这件事就先作罢好了。

■听说六小龄童的春晚节目被取消?

本以为大家吐槽够了康康应该可以休息一阵子时,网上又传来了一个大新闻,“六小龄童本在春晚有一个节目,但被取消了”,消息一出,每一个社交平台都炸开了锅。原因很简单,六小龄童主演的“86版”西游记早已成为中国影视剧史上的一个神话,每逢暑假必定回放不说,作为一个中国人,从40后到00后,基本都对这部电视剧了如指掌,特别是作为孙悟空的扮演者,猴王世家的六小龄童更是成为了大多数中国人对于孙悟空三个字的唯一真理。猴年让猴王登台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不少网友纷纷这么想。

从“我们想看猴王” 到“我们不看春晚”

于是在上一周,大家的朋友圈和微博都被与六小龄童相关的内容给刷屏了,类似于“我从小到大的偶像只有一个”“猴年春晚不看他看谁”之类的言论络绎不绝。但事实上,六小龄童上春晚的这个消息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争议性,如果是以孙悟空的身份登台,那必然需要做出不少高难度的动作,对于一个年过半百的人,即便身体健康没有疾病,也是一件相当辛苦的事。有没有必要因为所谓的“情怀”而放着大把的“后继有人”不用,特地找一个老演员回来折腾他呢?

■“央视这是逼我们不看春晚啊”

有了“康康”和六小龄童两个引爆点后,很多网友的情绪被直接引燃了,凡是与春晚相关的新闻下方都会出现大批喊着叫着表示不看春晚的网友。众所周知,近几年的春晚收视率的确屡创新低,很大程度上的原因是传统语言类节目的质量不断下降,似乎春晚只剩下“顺应民意”这一条路可走了。因此有了上面说到的这类言论,在这些网友的眼中,如果春晚还要“一意孤行”,那必然遭到广大群众的“强烈谴责”,然而事实却正好相反。

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基数巨大的国家,本身就面临了一个最为严重的问题——人心不齐,因此所谓的“民意”究竟是多少人的意愿根本无从得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如果每年的春晚都由“民意”来决定,那除了这部分民以外的其他人同样可能产生不满,到时难道还要再次顺应“民意”吗?那节目还做是不做了?

从“我们想看猴王” 到“我们不看春晚”

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中央台作为代表了国家的电视台更是如此,如若放任网友们扩散的思路,那最终一定无法呈现出一台完整的节目,况且许多打抱不平的网友并不知情,六小龄童在往届春晚一共登场过两次,分别是1992年和2004年,也就是说连续两次的猴年他都出场了,只不过这些请愿的中国网络中流砥柱们当时还小,没有机会看到或并未留意罢了。

■网络时代的利器——道德绑架

央视无情无义,毁我童年,毙我猴哥。大概这几天许多网友都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不是真的只因为没有一个六小龄童,中央电视台就变成了一个蛮横无理、不体谅民心的官僚电视台呢?答案当然不是。就像经常发生的年轻人不让坐被打还有一帮人拍手叫好,大骂活该、企业家没有捐款就是伤天害理、明星晒个娃被骂不爱国是一个性质的,已经出席过两届猴年春晚的六小龄童只因为今年的缺席就成为了央视独裁的证明,原因只不过是某些人刻意发了这么一条无从考证的消息。

从“我们想看猴王” 到“我们不看春晚”

虽然只是猜测,但“康康”之后的六小龄童事件充满了一种有人在背后添油加醋的感觉,恰巧赶着这个有点“丑萌”的吉祥物推出,借着这一辈人对于孙悟空的执着,利用了广大人民的无知。相信已经有不少网友知道了六小龄童将会亮相四台春晚的消息,那么问题来了,这么多人因为央视的种种问题准备不看央视春晚的时候,这些冲着六小龄童而去的观众们能够为谁创造利润呢?

■尾声

人云亦云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近几年的一个代名词,但凡是有些容易引起人们情绪变化的消息都会在短时间内传得世人皆知,即便有官方出来辟谣,依然有不少人认为是政府在掩盖事实。时代的安定给了人们胡思乱想的时间,人们往往选择自己愿意相信的,但他们愿意相信的都是建立在“中国有问题”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既然已经来到这片土地上,那么我们就是中国人,血液和灵魂是国籍无法限制的,那么为何大多数人在遇到不满时只想着如何逃离,却没想过怎么改变呢?

就像六小龄童说的:“如果春晚需要我,我将义不容辞”,这是一个老艺术家的自我修养,值得我们花一辈子去学习。

从“我们想看猴王” 到“我们不看春晚”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更多一周E唠

>>>“认网红脸大赛” 脸盲的世界是怎样的?

>>>从廉价娱乐到扭曲三观 迷失在途中的全民直播

>>>国产手机差了点什么? 写在红米3发售之时

>>>小学生究竟招谁惹谁了? 聊聊近几年盛行的“小学生文化”

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