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小游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皇后成长计划>图文攻略>正文

同人:花落·蝶相依

作者:4399小编 来源:4399.COM 时间:12-01-11

文名:花落·蝶相依

作者:晋江紫妩

【楔子】

如果可以,最好不爱。

如果可以,最好不念。

如果可以,最好不见。

如果可以,最好不穿越。

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这一切都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可我只愿相信这只是南柯一梦,一醒来,我便又是那个快快乐乐的大学生——萧嫣然了。事与愿违,那钻心的疼痛让我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无法忘掉。是,我忘不掉,从那霸道而又温柔的吻开始,我就忘不掉了。可我们有着时空的距离,我不是这个朝代的人,我有我的亲人、朋友,不能和你在一起,真是应了那句话: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第一章:穿了!

"心岚,雪晴,这个暑假你们怎么打算,我打算去西安玩,你们陪我一起去吗?”刚出校门,我就和两个死党讨论暑假的打算。

“我不能陪你去,你也知道,我要在家里学习,我可不像你那么天资聪慧、科科第一。”说话的是心岚,她爸妈整天叫他学习,她可是叫苦不迭,不过我可是大家公认的天才少女,不用整天在家里学这样学那样,我有足够的时间出去旅游。

“白雪晴,你呢?不要告诉我你也不去,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我不怀好意的笑着,手指关节被我弄得喀喀作响,欲要逼着她跟我一起去,一个人多没意思啊。

“那个。。。心岚,嫣然,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一本书掉在了学校。。。我先回去拿,你们慢走啊!”

“咳咳。。。等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这家伙跑的真快,一溜烟就没人影了,去一趟西安有那么困难吗?“真是的,算了,本姑娘自己去,到时候你们几个别后悔啊!”我忿忿地说着,气鼓鼓的往家跑,身后传来心岚的声音:“萧嫣然,小心点,别摔跤了!”什么,诅咒我,等我回来有你好受的!走着走着,突然脚下一滑,“哎呦喂,疼死我了,什么破玩意儿敢挡本姑娘的路,不想活了,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我从地下爬了起来,看见罪魁祸首:石头,“原来是块破石头,我踢死你!哼,叶心岚,诅咒我,现在我摔跤了你高兴了吧?”我把那块破石头踢得飞远,指着叶心岚的鼻子破口大骂,失了往日的淑女形象。【众人:你本来就不是淑女!】

其实心岚人挺好,不过却有张乌鸦嘴,说什么坏的什么灵,害我摔伤了,连手机和MP3也无一幸免,“我的手机、MP3,叶心岚,你赔,你赔!咦,人呢?畏罪潜逃了?算了,回来再找你算账!”我拖着严重受伤的腿,一瘸一拐往家走。【众人:不就流了点血,破了点皮嘛,这就叫严重受伤?】

呼,终于到家了!“爸,妈,我回来了!妈,云南白药呢?快拿给我!”先治好腿再说吧。

“嫣然啊,你怎么了?要云南白药干什么?”妈从里屋走出来,看到了我的腿,“呀,这腿怎么在流血啊?”

“妈,还说呢,就是你那宝贝侄女害的!”我气愤地说。

“岚岚,她诅咒你了?”其实妈也知道心岚的乌鸦嘴。

“嗯,我好悲惨。”我悲催的说,“诶,妈,看在我受伤的份上,你就让我去西安吧,好不好?”趁火打铁,哈,我喜欢!

“好好好,你说什么妈都答应,好吧!”

“好,爽快,那我明天就出发!”

“可你的腿。。。”

“没事儿!”看来这跤摔对了,要不是这样,我没准去不了西安。

-------------------------------我是一天的分割线--------------------------------

“啊,睡得真舒服!什么时候了?”伸了个懒腰,终于睡了个好觉,对了,今天还要去西安呢!

“快起来,9点了,10点登机,你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我也要去上班了,给,飞机票!”

“哦”我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好了,衣服也穿好了,现在出发!

-------------------------------------飞机场------------------------------------

快,要起飞了,我拼命地跑,终于到了!“呼,给你飞机票!”累死我了,总算没错过。

“你是。。。你叫什么名字,左眼角下的蝴蝶,是胎记吗?”左眼角下的蝴蝶,我左眼脚下是有只粉红色的蝴蝶,上面的花纹也十分清晰,说来也奇怪,如果是胎记,花纹没理由这么清晰啊?不过,如果不是胎记,它又是什么呢?

“喂,我在问你话呢!”

“啊,哦。我叫萧嫣然,蝴蝶嘛,我也不清楚,听妈说,是与生俱来的。”

“这样啊。。。”

“快登机,要起飞了!”里面传来空姐的声音。

“来了。”啊,终于起飞了!

“你。。。你真叫萧嫣然?”怎么能够怀疑我的名字?

“是,怎么了?”

“天意,天意……”什么天意?

“天意?”

“嗯,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一个秘密,说只要见着一个叫萧嫣然,并且左眼角下有蝴蝶的女孩就要告诉她。”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秘密,怎么回事?

“是什么事?”

“你要去西安,对吧?你到了西安正街,就一直往北走,直到看见一个小树林,看见小树林之后,你就一直往东走,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按着我说的做,就对了,懂了吗?”

“哦…”我含含糊糊的应着,蝴蝶,天意,祖祖辈辈,秘密,小树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西安=====================================

我对出租车司机道:“师傅,麻烦到西安正街。”

过了一会儿,司机道:“到了!”

我道:“谢谢师傅,给你钱。”终于到了西安正街,我记得那个空姐说一直往北,于是我往北走,竟然真的看见了一个小树林!我急忙走进去,照着空姐说的一直往东走。走着走着,我竟然看到那里有个精致的木盒子!我捧起那个木盒子,翻过来仔细一看,竟然是唐朝出品!我惊讶得合不拢嘴,但还是十分镇静地轻轻打开了那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纸,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张纸已经泛黄,看起来十分的脆弱。我将那张纸小心翼翼地打开,看到上面有字。我想要看清楚那上面的墨迹,可是,我还没看到那上面的字,却感到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突然,我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两天后--------------------------------------

“嫣儿,嫣儿,你醒醒啊,你要是死了,爹可怎么活啊!”

“是啊,小姐,小姐,你快醒醒,你要是不醒,幽雪,幽雪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好吵……这里…是哪儿?头…好痛……”我慢慢睁开眼睛,竟然看见一个老泪纵横的男人和一个十几岁的姑娘。

“嫣儿,我是你爹,这里是侯府啊!”什么,侯府!我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静静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窗帘是紫色的薄纱,一层一层叠起来,带着几分神秘的气息;床柱、桌子、椅子都是上好的紫檀木做的,桌子上还摆着一副青花瓷茶具;墙上挂满了字画,浓浓的书香气息简直让我喘不过气来;再看大门,上面挂着一块华丽的匾,刻着“嫣雨阁”三个大字。总之,整个屋子就跟我在古装电视剧里看到的一样,不对,还要漂亮N倍!转过身,看着那个自称我爹的那个男人和那个幽雪,他们都穿着名副其实的……唐装!【唐朝的服装】

“我问你,现在什么时候?”我狠狠抓住幽雪的肩膀,使劲地摇着,要知道,穿越这种玩笑是不能乱开的。

她晕乎乎地道:“小姐…你别摇了,现在子时。”

“我问你现在什么朝代!”

幽雪一脸惊恐地望着我,道:“小姐,现在是唐朝啊!"

“那,当今皇帝是?”

“是……李世民啊!小姐,你怎么了?”

“我的头好痛,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自称我爹的男人道:“嫣儿,你前几天从马车上摔下来,撞到了头,看如今,恐怕是失忆了。”

我从马车上摔下来,怎么会?我明明是到了一个小树林,然后打开一张纸,结果就晕了。等等,当今天子李世民!?莫非,我穿越了?空姐说,那件事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秘密,难道,我穿越是命中注定?

第二章:初遇

“幽雪,把铜镜拿给我。”不管怎样,先看看自己的模样再说。

“小姐,给。”

“谢谢。”我双手接过铜镜,仔细端详,惊讶的发现这女孩跟我长得十分相像,不对,应该是完全一样,只不过是我12岁的样子,看来,这具身体不是我的,而我的灵魂,附在了这具身体上,那么,21世纪的我,现在怎么样了呢?现在先不想这么多,先搞清楚这具身体的主人发生了什么事再说,

“幽雪,你能告诉我,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小姐,你在去皇宫的途中,马车突然翻了,你从车里摔了下来,撞到了头,昏迷了两天两夜,现在看来,你把头撞坏了,之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那,我又是谁,为什么要去皇宫?”“你叫慕容嫣儿,是侯爷的千金啊!”慕容嫣儿,还是个复姓。但我又是个侯爷府的小姐,看来,我得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小姐的事了。

“幽雪,陪我出去。”

“小姐,不行的,你伤还没好呢!”

“10天了,本小姐的伤早养好了,再不出去我都要发霉了!”

“小姐,什么......发霉了?”

“东西放久了不会发霉吗?人也是一样。快走,不然我自己走了!”

“小姐,等等我!”

“快跟上!”

“哇!西......长安真是漂亮!我还从来没来过呢!”

“是啊,自从搬到长安,小姐唯一一次出门却受伤了,这次出来,一定要好好逛逛!”

“搬到长安?我们以前不住长安吗?”

“我们搬了好多次家呢,这次总算是定居了,小姐又不记得了?”

“呵呵,是啦。”原来这家人才搬到长安啊。

走了好一会儿,总觉得幽雪跟在身边有些不自在,我讨好似的说道:“呵呵,幽雪啊,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她为难的说道:“小姐,这不行的,老爷那儿没法交代啊!”

我详装生气,道:“你再不回去,本小姐就告诉爹爹,说你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主子的话也不听!”

她惊恐的说道:“小姐,奴婢这就告退!”

我道:“嗯,去吧,顺便买点芙蓉糕和桂花糕回去,爹爹那儿你去说是我逼你回去的就行了,我也不想为难你。”

她道:“谢小姐!”便匆匆走了。

嗯,幽雪走了,我还真轻松多了,长安是现在最繁华的城市,到处逛逛吧!

哇!好多店铺啊!饰品的、衣服的、小吃的,应有尽有;走着走着,我看到了三个亮堂堂的大字:丹凤门,不由一怔,便又回过神来,看到亮丽堂皇的装饰和重重把守的侍卫。

“这位大哥,请问这里就是丹凤门?里面就是大明宫?”话一出口,我就后悔得想打自己的嘴巴,丹凤门,说明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明宫,还问干嘛?

侍卫漫不经心道:“你谁啊?这里当然是大明宫啦!当今天子李世民就住在里面哩!”

旁一侍卫立即接道:“小胡,不要命啦!怎能直呼皇上名讳呢?这位姑娘,这儿,你还是别多待了,很危险的!”危险是危险,毕竟是皇宫嘛,可既然来了,哪有回去的道理啊!对了,出门前爹爹给过我一块令牌,好像是用这牌子就可以进宫的呢!

我掏出那牌子,道:“诺,我有这牌子,可以进去了吧!”

他们一见这牌子,连忙赔笑道:“原来是慕容小姐啊,失礼了,我们这就打开门让您进去!”

我摆摆手道:“不用客气。”便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了。

“喂,你是谁?怎么在皇宫里到处乱逛?”我转身看去,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风度翩翩,英俊不凡,披着一件金黄的披风,虽身着便装,但眉宇中透露出的霸气让我知晓他绝不是一般人,便又道:“你又是谁?我有爹给的令牌,每天都可以进皇宫的。”

他一见这令牌,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但随即额头上又渗出了汗,他看着我,慌乱道:“原...来是慕容姑娘,慕容萧原是令尊吧?我...我叫李四,是宫里的侍卫。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哼,李四,我还赵三呢!再说了,你一个侍卫,怎么能在皇宫里无所事事呢?但看他这么诚心,我就对他道:“哦,李四啊。我叫慕容嫣儿,你叫我嫣儿吧,他们都这样叫我。”

他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我不禁心神恍惚:这可真是个美男子啊!我还在走神,他忽然道:“那,嫣儿,我带你到处走走吧。”

我回过神来,道:“好吧!”

李四带我到了后花园,那里真是鸟语花香、芬芳一片。我道:“这儿的花真美、真香啊!”

他有几分自豪道:“当然了,这可是我父...皇上的后花园啊!”是啊,毕竟是皇上,自然能享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东西了。

他又道:“嫣儿,时候不早了,改天再来吧!”

我道:“好,李四,我下次再来找你。”

我一路小跑出了皇宫,走在长安大街上,正端详着手里的令牌,突然被一人叫住:“小姑娘,你知道皇宫怎么走吗?”

我抬头看,竟是个穿着西装、染着蓝发的少年,约莫十六、七岁,我急忙说:“你...你是...现……”

还没等我话说完,他人已经不见了,只剩我一人站立着独自郁闷,发了一会呆,又漫无目的的独自走着,突然,见到一群侍卫向前跑着:“快,追,在前面!”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人就搂住我的腰,捂住我的嘴,将我抱到了一个巷口,我慌忙抬头看,原来是刚才那个现代人,我激动得想大叫,他却把手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

直到那些侍卫离开,他才将放在唇边的手指放下来,看着我。这时,我才发现我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怀中,姿势太过亲密,不禁面上一热,想伸手打开他的手,但他却自己收回了放在我腰上的手,满脸歉意地说:“小姑娘,对不起了!”便一溜烟跑了,我在原地发愣,想着怎么才能再见到这古代难得出现的现代人。

待我回到府中,已是晚膳时间。吃饭时,爹一脸不满的说:“嫣儿,回来得太晚了,以后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不行,得再给你找个管家,张伯年纪大了,怕也是管不了你!”

听完,我皱眉道:“爹,女儿大病初愈,出去玩玩有何不可?又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我刚说完,爹忽的一拍脑门,道:“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你一说,我便想起了。再过半年就是重阳大典,你这些日子少出去为妙,乖乖到学堂学点东西,看是学跳舞还是声乐。”

我一惊,问道:“重阳大典?可是全长安城有点儿脸面的千金小姐都要参加?”

爹道:“是啊!第一名才能有幸见到皇上呢!”

我想了想,道:“爹,我得再想想。”他道:“那你自己考虑吧!”

说完便走了出去,第二天一早,幽雪就对我说府里来了个新的管家,要我去看看。

等我梳妆打扮好,她就拉着我走向大厅。我心里无奈的想:怎会有这种丫头?

到了大厅,就瞧见爹爹在门外和一人说着什么,看到我,急忙拉我过去,道:“嫣儿,这是新来的管家。”

我转过头一看,不由一惊,竟是那个现代人!他也震惊地望着我,怕也不知道我竟是候爷之女。

他收回目光,道:“小姐,我是新来的管家,叫唐哲修。”唐哲修!我听到这名字,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取名还真有创意。

见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就带他到了后院。

他问:“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我直截了当道:“告诉我,你是不是这个朝代的人?”

他一愣,似是没料到我会问他这个问题。我盯着他不放好一会儿,他才道:“小姐这是什么问题?什么叫我是不是唐朝的人?”

我无奈的看着他,道:“跟你说白了吧,那天在街上看到你,我就知道你不是古代人,而是现代人,对吗?”

他道:“那你?”

我道:“我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不是什么侯爷千金!”

他道:“那你不是慕容嫣儿,你是谁?”

我笑笑,道:“我嘛,在现代是个大学生,北影的,叫萧嫣然。你呢?”

他道:“我叫唐哲修,是坐时光机来唐朝调查历史的,却不料时光机坏了,回不去了!”

我恨恨地盯着他心想,我都把真名告诉你了,你还是不肯将真名告诉我。逐也没再理他,不过想起来再过半年就是重阳大典,还要学习很多东西,心里不禁烦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