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小游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皇后成长计划>图文攻略>正文

同人:春末,夏至。帆、升起

作者:4399小编 来源:4399.COM 时间:12-01-11

文名:春末,夏至。帆、升起

作者:夏至_帆升起

楔子

『夏至,春末。』

夏至春末,夏末秋至。

谁许了谁一世天长地久?

谁又给了谁一生地老天荒?

春宵苦短日高起,轻挽发鬓,低头浅笑,

四季轮回,你,

还记得曾经的海誓山盟吗?

人人说我是个痴儿,对啊,

痴儿痴儿,我不就叫痴儿吗?

我的佑儿啊,你还记得吗?

你的痴儿在这等你,等你,等你,一直在等你......

『那时花开』

“佑儿哥哥,你将来的梦想是什么呢?”女孩轻轻地抬起稚嫩的脸来。

“嗯......我将来想娶痴儿呢~”男孩轻轻地笑着。

“咦?真的吗?”名叫痴儿的女孩睁大了眸子。

“嗯......”男孩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痴儿,“如果痴儿将来长得不漂亮我就不娶痴儿啰~”随即他坏笑起来。

“佑儿哥哥是坏蛋!”但是女孩却当了真,哭着跑开了。

“痴儿......”男孩追了过去,无奈地看着湖边的女孩。

他轻轻抱着她,“傻瓜。”

“唔?”痴儿抬起满是泪痕的脸。

“不管痴儿将来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娶的。”男孩温柔地说着。

“那......”女孩抬起脸,“我们打勾勾!”

随即伸出小指,男孩一笑,也勾上了,“好,打勾勾!”

那年,他12岁,她6岁。

他叫李佑,是当今五皇子,

她叫独孤痴儿,小字东君,是独孤侯爷府收养的孤儿。

他们的命运连在了一起......

那时,春末的牡丹摇曳着快要干枯的叶子,报告着快达夏至......

“佑儿哥哥,看荷花多漂亮啊~”痴儿轻轻地抚着荷花。

“嗯......”李佑正拿着书看。

“你就不能看一下吗......”痴儿嘟着小嘴。

“呵呵,痴儿生气了啊——”李佑终于看了看荷花。

“此时快要夏末,花......终究要榭的。”李佑摇摇头。

“花儿榭了就不美了,痴儿不想让花榭......”痴儿抬眼望着李佑。

“好,痴儿不让榭就不榭。”李佑抱着痴儿。

凝视着荷花......

那年,他15岁,她9岁。

那时,夏末的荷花花瓣如彩蝶般榭了,报告着快达秋至......

『那时花落、人憔悴』

“老爷老爷,小姐高烧不退啊......”老管家无奈了。

“快去请安神医啊......”独孤夏十分着急。

“已经请了,但是......无能为力了......”老管家担忧地说,“五皇子一直在小姐旁边守着......”

“难道必须去请她了吗......”独孤夏望着天。

“来了,来了!”老管家叫着。

来者是一个女子,蒙着面纱,一身红色的裙子,手中提着药箱。她身后跟着一个同样蒙着面纱的女子。身着一身黄色罗裙。

“素花,柔儿。”独孤夏走上前去。

“夏......”那前面的女子突想不对,福身下去。“民女素花拜见侯爷。”

独孤夏虽然心痛但还是说:“起来吧......那孩子快......不行了。”

素花进屋,名为柔儿的女子也跟上。

“老爷......”老管家欲言又止。

“没事,当年的事总该放手了......”

素花先向李佑行了个礼,随即坐下把了把脉,说道:“并无大碍,只是......”

李佑急忙问:“只是什么?”他已几夜没睡,眼睛也给哭肿了。

素花抬眼看看他,“只是治好之后将失去所有的记忆,并且不可在四年内强迫她想起关于她除亲人外在乎的人的事,也就是说......你四年内不可出现在她面前,这样,也可以吗?”

李佑沉默了三秒,“可以,我四年后至少还可以见到她......”

“好。”素花将丹药放入她的口中,随即起身,“三日后她必会醒来,民女......告退”

此时李佑凝视着痴儿。

痴儿,四年后我就会回来,你要等我。

痴儿,我一定会来娶你的,不论你是否记得我。

痴儿,我会守着这颗心,要记得。

痴儿,痴儿......

“我爱你。”

“五爷,田皇妃......”一名侍卫闯入。

“母妃她......怎么了......”

那年,他17岁,她11岁。

命运将他们,分离。

那时,花落,人憔悴......

『日神,东君』

我叫独孤痴儿,小字东君,在四年前发过一次烧,当时有一名名为素花的神医救了我的命,但我却失去了那以前的全部记忆,爹爹说,那些都已不重要了。在我十二岁那年,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但他现在是我的管家。他叫唐哲修,我喜欢叫他哲修哥哥,哲修哥哥对我很照顾,他总是担当保护我的那一个,但我知道,他总会离开我的......我自小学舞习武,深得皇帝叔叔的喜爱,因此,我常常进宫看皇帝叔叔,这天,我却遇见了,令我一生难忘的人......

“你是谁,不知道不能擅闯皇宫吗?”

“咦?”我回过头看着这个人。

他,满脸英气,头发梳起,漂亮的斗篷显得他更加潇洒。他凤眼透出着严肃,却让我不敢直视,但他。但他真的......好帅啊......

我低下头抬起手中的令牌,“我有这个呀......”

“哦,是侯爷府的千金啊。”他恍然大悟。

“你是谁啊?”我抬起头。

“我......我叫李四,从小在宫中当侍卫。”他支支吾吾地说。

“李四?好奇怪的名字......不过没有我的奇怪哦!”我眨眨眼,“我叫独孤痴儿,怎么样?奇怪吧?”

“痴儿,痴儿......”李四轻念着。

“怎么了吗?”我奇怪的歪着头,“有这么奇怪吗?”

“不,只是......只是有个人总爱提这个名字。”他挠挠头。

“是吗......对了!”我笑笑,“我的小字是东君。更奇怪吧?”

“嗯......东君不是日神吗?”他也笑了。

“是呢。不过......我也不好总叫你李四吧?我看你比我大,我叫你四儿哥哥可好?”我问。

“好啊,那我就叫你东君吧?”李四笑了。

“嗯嗯,四儿哥哥,我们去那边吧!”

“好,东君说去哪就去哪......”

......

那时,花开,日东升......

『桃花、酒香』

出了宫门,我便让哲修哥哥先回去了。我想四处逛逛。

奇怪,为什么大家看我的眼神都这么奇怪?尤其是,尤其是,男人......

“小娘子长得不错,随爷回去。”话音刚落,那人就用扇子抬起我的下巴。

这人真好看,一双朦朦胧胧地桃花眼看着我,脸色微红,全身充斥着酒香他好像在呢喃着什么,但我却听不清。他的眼中充满了忧伤,但这怎么可能呢?

他的睫毛微翘,凝视着我,我也看着他。

世界顿时停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熟悉。他是谁,是谁......

『我将来想娶痴儿呢~』

『不管痴儿将来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娶的。』

『好,打勾勾!』

『好,痴儿不让榭就不榭。』

......

这个声音,是谁?是谁承诺娶我,是谁,是谁,是谁......

啊......头痛了起来,我抬手抚上额头。

那人好像平静下来,露出了邪笑,“怎么?随爷回去,爷给你......”他脸色一变。

“呕......”抚住墙吐了起来。

我却呆站着未回过神。

那人是谁,为什么,为什么叫我痴儿,为什么,为什么......

这时,我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我,我脸一红,扭头就跑。

那人站直身子,不再装吐,看着远去的背影。

痴儿,我的痴儿,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痴儿,我这回绝不会放开你。

痴儿,我说过,我会等的,会的。

痴儿,我曾许过你要娶你,我一定会的。

痴儿,最爱你的佑儿哥哥来了。

痴儿,痴儿,痴儿,痴儿......

......

我爱你。

永远,永远,爱你......

那年,他21岁,她15岁。

那日,桃花飘来,流连酒香,冬日西下,残留余光......

『古筝,琵琶』

我一直跑一直跑。

是谁是谁是谁......那人是谁!那个曾经许过我的人,是谁......

我爱过他吗?他爱过我吗?如若爱过,为什么不来找我?他是谁......那个醉鬼又是谁......

谁能告诉我......

泪流了下来,为什么要哭呢?

我跪坐在地上。我的记忆,去哪了......

那里,有我的心吧......

那里,有我的爱吧......

那里,有我的情吧......

我失了心,失了爱,失了情......

这是哪?我环顾四周,夜,早已降临。

一阵眩晕,啊......

那人是,谁......

“这位姑娘,姑娘......”

......

我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在侯爷府了。

“哲修哥哥,哲修哥哥......”我唤着。

“小姐。”哲修哥哥正好端药进来,“是一位叫钱万三的公子送你回来的。”

他把盘子放下,端起碗喂我吃药,“那位公子说他只是正好路过,看到你腰间的腰牌就送你回来了。”

我吃完了药,他便把碗放下,“小姐若是想不起什么,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我知道了,哲修哥哥。爹爹呢?” 我问。

“老爷昨日出发去云南办事了,得去六七个月。”哲修哥哥收拾着。

“哦。”我已经见怪不怪了,“那钱公子也算是救了我一命,不知如何回报他。”

“昨日我也问过了,他说他想听小姐为他弹一曲琵琶。”

“这么简单!”我吃惊极了,我的琵琶虽说是皇宫乐师亲自鉴定的等级,也不至于......

“嗯,当时我也挺奇怪的,但是......他说只听一曲便好。”哲修哥哥转身看我,“钱公子说何时都行。小姐,怎么办?”

“嗯......明天一早去吧。”我说。

“是。”

......

我撩起帘子,走下马车。

“独孤小姐。”一个老管家走来,“我家主人叫奴才领小姐到花园。”

“好。”我轻抱琵琶,“哲修哥哥,你先回去吧。我还想自己去散散心。”

“是,小姐,你可小心一点啊。”

“嗯......”我随那管家走去。

这花园真是漂亮。我往前走着,四周牡丹花开着,娇艳,美丽。我轻轻提起湖蓝色的长裙,小心地走着。

“就到这里了,小姐再往前走就到了。”老管家指着前方。

“有劳您了。”我说着,并向前走去。

一阵古筝的声音传来,悠扬,悦耳。

一位翩翩公子坐在亭子里抚着古筝,旁边的牡丹衬着他的古雅。

曲子中断,他抬头望我,轻轻一笑,走了出来。

“在下钱万三,刚刚不知小姐到此,失礼了。”这人倒是俊俏,只是......比不过那个醉鬼......

咦?怎么想起他来了?

“小女子痴儿,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我福了福身。

“小姐何必多礼。”他笑笑,“小姐不必叫我公子......”

“那......我叫你三哥哥,你叫我痴儿,可好?”我俏皮地笑了笑。

“直呼其名有些......我还是叫‘痴儿妹妹’吧。”

“嗯嗯。”我突然想起......“哥哥说想听痴儿的曲子?”

“是。众人都说痴儿妹妹文武双全,琵琶也是一绝,所以,万三也想听一听。”

“嗯......我一个人太没意思了。我看三哥哥会弹古筝,何不共奏一曲?”

“好,妹妹先来吧。”他坐到古筝旁。

我也坐入亭子里,弹了起来......

一首琵琶语,一曲柔情歌,殊不知,那梁上有一人......

......

出了钱府,已经是午时了。

我再一次闲逛,无事可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