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小游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皇后成长计划>图文攻略>正文

同人:南柯一梦·江南调

作者:4399小编 来源:4399.COM 时间:12-01-11

文名:南柯一梦·江南调

作者:六班的XX玉丶

笛声悠悠 教人忘忧 若南柯一梦

星斗光透 时无英雄 心猿已深锁

可你辞世后 我再也没笑过

——序

[壹]

雨。

雨点洒落在古老的青石板上,溅起水花,湿了行人的衣袍下摆,雾气萦绕着这江南小镇。

巷子里的油纸伞似水墨般,泼在江南烟雨中。

行人闲庭信步,悠闲自在,享受着烟雾朦胧的妙趣。

偶有一两孩童在雨中嬉戏,故意赤着小脚打闹,一旁的少妇虽是呵斥着,嘴角却是带着笑的。

一白衣女子打着伞驻足江边,看不清眼眸,青丝被玉兰花挽起,几缕发丝顺着下颚泻下,白玉似的柔夷扶着栏杆,引得路人纷纷回首观望。

女子将油纸伞放在石阶上之后从怀里掏出一根竹笛,雕琢着碎花与青葱的颜色相映成辉,轻启薄唇,轻巧地吹起来。

飘渺的笛声在江边传开,似在诉说心中之感。

江边洗衣的阿婆、阁楼上饮酒作对的文人、雨中嬉戏的孩童都抬起了头,看着那朦胧水雾中的亭亭玉立的女子,失了神。

她睁开了眼眸,柔若秋水的眸子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世间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唇贴在竹笛上,空灵的笛声缓缓泻出。

人们不自觉地停下手中的事,轻步走来,生怕发出声响惊动了这女子。三三两两的人群在桥上围成一个圈,将女子围在中心,却又隔了一段距离,仿佛只要再走近一步,女子就会化为飘渺散去。

女子似没有察觉般,仍吹着那无人知名的曲子。周围的人们如痴如醉地听着,也顾不得雨点潵在身上,湿了衣袍。

“花似火,水如蓝,笑靥乱。”带着点点惆怅的男子嗓音,路人对这个突然站出来的男子发出唏嘘声。

女子眼睫一颤,抬头看向来人,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嘴角一抹笑意。

男子身后跟着一个稚气未脱的书童替他撑伞,看来是富贵人家。

“伊人香,乌衣巷,忆江南。” 男子和着女子的曲唱着,竟浑为一体,似乎本来这曲儿就该配这词,女子将目光收回,玉指继续在竹笛上游走。

“谢家燕,又成双,朱雀桥。”男子手中的折扇随着节拍打着,女子的青丝上沾满了水珠,目光却一动不动的看向江面,泛起涟漪。

“花径香,青石街,碎夕阳。”女子左脚伴随着击扇声点地,男子看着女子,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挽袖补韵调江南,风月不只垂杨柳。”一曲终了,女子低头轻抚竹笛,眼中极尽温柔。将竹笛塞进怀中后,她看着男子,一刹笑靥如花。然后突然发现自己的失态,又迅速恢复了冰冷的眸光。

“敢问姑娘芳名?”男子轻笑着,手中折扇扇起徐徐微风,额前几缕发丝飘动。

“小女子无名无姓。”冷漠的语调,将油纸伞拾起,伞下的人,看不见表情。

“如此,可否到碎叶阁一叙?”男子似乎没有听见女子语气冷漠,仍是笑盈盈的看着她。

“有事在身,恕不奉陪。”女子淡然的转身,顺着石阶向下走,围观的人群纷纷散开,留出一小条道路让女子通过。

男子先是一愣,又缓过神来,用扇子掩住面庞轻笑,笑后颇惆怅地长叹了口气,摇着扇子看着女子远去。

女子的身影消失在朦胧的江南烟雨中,与白色的雾气融为一体,不见踪影。

虚幻大千两茫茫,一邂逅,终难忘。

相逢主人留一笑,不相识,又何妨。

男子喃喃道,望着这缠绵不断的江南烟雨,恍然若失。

下次,不会再相见了吧。

[贰]

缠绵的小雨一连下了几日,江南的雾气愈发朦胧,将古镇围绕起来,恍如隔世。

白衣女子撑着伞在无人小巷中行走着。

雨点打在油纸伞上的滴答滴答声,在寂寥的雨声中煞是动听。

当走到一家店铺门前,她停下脚步,抬头看着店铺门上的匾额刻着“当”,行云流水般的笔风与江南小镇很是匹配,恰到好处地与周围的景物融为一体,仿佛生来就该在这个地方。

女子低头从怀里掏出那玉笛,目光随着碎花花纹流转,手指细细抚摸着每一处起伏,仿佛要将这玉笛刻在心里。

终是咬了咬牙,收起油纸伞,走向大门。

古老的门板静默地诉说着千年的沧桑。

推门而进时,吱呀吱呀的声音伴随着风铃声响起,清脆之声似拨开了江南的烟雾。

迎面扑来一阵淡淡潮湿霉味,女子蹙了蹙眉,将手中的玉笛放在红木柜台上,四处张望,却不见人影。

只听叮叮当当的声响,从珠帘后走出一老者,微闭的双目,淡然的神态,几缕鬓白,走起路来却是飘逸,似云中漫步。

女子心道:这江南人都是如此淡然自在的么?

他走到柜台前,从柜下拿出一块白布,将玉笛置于白布之上,手隔着布细细把玩起来,将玉笛彻底抚摸一遍之后,轻轻放下,只是叹息。

女子什么话也没说,老者也没说什么。多年的磨砺早已将他打磨圆滑,老者去了后台拿了银票,开了当票递给女子,她将它们一起叠好放进怀中之中,福了福身,拿起油纸伞便转身离开。

路上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女子神情恍惚,连脚踩进水坑,湿了鞋都似没感觉。

泥土混合着雨水沾在衣袍上,越发狼狈。

不知走了多久,这条无人小巷似乎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朦胧的雾气萦绕,看不清前方,想要后退却辨不清来时的路。

不知从哪里出来一少年,匆忙的从女子身旁走过。小巷颇窄,少年经过时撞了她一下,女子略带厌恶地蹙眉,刚想发声。却发现有些异样。

女子伸手探向放银票的地方,却发现早已空空如也。

刚才那少年早已不见踪影,周围浓郁的雾气迷了女子的眼睛。

烟雾似乎钻进了女子的眼,泪不自主地从眼角滑下。女子无助的蹲在巷边,油纸伞倒在地上,任由雨水冲刷。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一刻。直到女子感到有人在触碰自己。

冷然抬眸望去,认出是方才那白衣公子。

白衣男子的眼中略带不解和怜惜。见到女子冷冽的眼神,颇自嘲地笑了笑。

“我送姑娘回家可好?”男子极尽温柔地说道,生怕言语间有什么过失刺激到了眼前的佳人。

女子不语,只是摇了摇头。

从脸上不断滑下来的水,教人辨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水。

“那令尊是?”男子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心疼,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头。

女子将唇抿得更紧,大颗大颗的泪珠滑下,躲闪着避开了男子的抚慰。

男子的手一时停在半空,显得万分尴尬。良久,莫名的叹息着。

“罢了,既然姑娘不愿多说,小生我就在此陪姑娘淋雨。”男子也蹲下身来,看着女子无声地落泪,默默地递过手绢。

女子没有拒绝。泪水和着雨水侵染了绢上的绣着的劲竹。

手绢上带着江南的味道,沁入人心。

雨仍缠绵的下着,渗入大地,淋湿衣袍。

袅袅水雾升起,吞没了两人的身影。

只若南柯一梦。

[叁]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月光穿透层层云雾,盈盈洒洒落下一片碎玉。

夜色已浓,笼罩江南的烟雾却不曾消散。

庭院中,一红檐小亭里两人对坐。

石桌上是两壶小酒,几碟糕点。

男子的青丝散乱,随意披在肩上。

将酒杯端起,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目光却在女子身上流连不去。

女子的脸色微微泛红,眸子的冷冽也少了几分。

眉眼之间,平添了几分妩媚。

男子看着女子露出自己不曾见过的一面,有些微的出神。

女子只管低头酌酒,眼里全是凄戚。看着那酒波粼粼,不知在想甚。

突然感觉到了男子的触碰,女子不解地看向他。

眼前却是青葱的玉笛,那碎花熟悉得让她觉得恍若梦境。

颤抖着接过,眼里氤氲着水雾。

女子感激的看了一眼男子,男子只是浅浅一笑。

“为我吹上一曲,可好?”

女子点点头,玉笛在月光下似透明之物,发出淡淡绿光。

唇贴上笛,悠悠传出,吹得却是那江南调。

夜半清醒

门将人轻掩

亭池留步

一身墨香染

男子脱口而出,折扇一开一合,似回到了相遇的那天。

女子眸子也染上笑意,月色下的白玉花闪烁着光。

潇潇流水送华年

渔舟又唱缱绻

走过江南

旧事景色依然

远处的清脆鸣声也符合着玉笛,鸟飞上树梢。

见此情景,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点盏荷花

送情人远行

油纸伞下

执子手相依

古道恋旧人

旧人不知去

谁人做伴

只唱旧连理

一曲终了,女子却舍不得放下手中的玉笛,紧拽在手中。